三个创业妈妈一台戏:我们关于至美时刻的最高共识 | 科技生活节

编辑:凯恩/2018-10-22 22:33

  我当时觉得比起谈恋爱,肯定还有更有意思的事,那就创业,大家都把办公室当家,地上、床上,睡了一片,都是女的,我特别享受乌托邦的感觉。我觉得就像谈恋爱一样,很专注。你要享受那个热恋的过程你才会有结果,这是我的那个起点。后来我觉得就趋于平稳。

  以下是赵何娟与李静、郅慧的现场对话实录,经钛媒体删节:?创业就像培养小孩

  赵何娟:那说明从这个也能感受出郅慧创业挺不容易的。静姐刚才说一直只有一个不给看朋友圈的群里面的人,那是谁?

  一路走来,作为女性创业者,有了小情绪的时候,李静偶尔发朋友圈发泄,但会小心翼翼地屏蔽家人与同事,因为她不想让亲人为她过分担忧,也不愿意员工看到自己的脆弱。

  赵何凤凰彩票(fh03.cc)娟:正好也说到,你在也看很多消费升级,包括科技类、互联网的项目。我也看看两位的科技指数怎么样。郅慧除了用你们家DaDa的APP之外,平常都用一些什么科技产品?

  李静:我大部分都是屏蔽家里人。你知道,女性创业者有的时候就会在朋友圈中骂骂咧咧的,也是一个发泄嘛,我一般发泄的时候就不给我公司员工的大群看,我不能让员工觉得他的领导是这么脆弱的一个人。

  赵何娟:这就是我们的身份。我们今天对话也是有一个特殊机缘,大家都知道,李静最近也做了一档很有趣、很火热的节目,叫《拜托了,妈妈》。所以,我们把《拜托了,妈妈》搬到现场来了,我就强烈要求说我反串主持,尝一下给《拜托了,妈妈》做主持人的机会。

  赵何娟:我想插一句话,郅慧真的特别棒。他们今年1月份拿到老虎基金的投资,说明国际投资人对你们非常认可。从一开始你们要见1000多个投资人还找不到投资,到现在真的也是很不容易。

  赵何娟:特别好!总结两位说的,科技给我们未来人类生活方式带来的改变将会是更加高效的、更加无边界的,也更加多的能够有情感连接的。同时也会让我们的世界发生巨大的一个变化,在于新消费、新内容还有新物种。

  7月28日,在钛媒体 2018 T-EDGE 科技生活节上,钛媒体集团创始人、CEO,链得得创始人赵何娟,与著名主持人兼星创投、东方风行传媒创始人李静,以及在线青少儿英语教育品牌 DaDa 凤凰娱乐(fh03.cc) 创始人郅慧,三位走在创业路上的妈妈,在现场探讨和碰撞出了一场“关于生活方式的最高共识”。

  我大学的那段时间被自己浪费的,反而在27岁以后,才开始觉得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是不是要做一些属于自己的事情,我觉得我成熟特别晚。所以,如果这个时光机把我带到大学,我会利用那个特别美好的青春,还有勇气去做一些事。但是显而易见,可能我们70后的这一拨人,在那个时候开窍比较晚。?

  第三,新物种。其实我也不懂得什么叫新物种,但是我觉得新物种就代表着什么?一个像也不像的东西会越来越出现,比如说像DaDa你们做的这个事情。还有更多的新物种,我们不知道。我觉得所有的东西其实就是想象力,所以科技是一种工具,它承载着我们的这些创意,然后去实施,然后给我们的生活、创业带来新的改变。

  赵何娟:你们都这么忙,每天陪孩子几小时?

  李静:因为郅慧刚刚说见到了1000多个投资人了,我觉得就跟我们这行似的,有一次说一个墙倒了,拍死三个人,有两个人都是导演。大家会觉得,是不是想去给自己的身份加一个这样的名字,其实我真的不是。

  然后第二次,是我遇到沈南鹏,他问我,要不要投资?那个经历是在我生完孩子两年之后,那时候应该正享受做妈妈的状态,我就碰到了投资人。因为当时我完全不懂投资,他跟我说的时候,我也不懂,我们当时也不缺钱。

  李静:“作为连续创业者妈妈,虽然很忙,但是从来没有错过女儿的每一个假期。”

  李静:我们两个其实是互补的,我觉得其实20岁身材、长相肯定比较好,但是,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自己,因为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从现实版来讲,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所以,我特别想让时光机回过去,让现在的自己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大脑先绽放。?

  赵何娟:郅慧呢?你的创业好像就是因为你的孩子而起。

  左起:郅慧、赵何娟、李静在钛媒体 2018 T-EDGE 科技生活节

  星创投虽然做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们去年一年投资的项目从连咖啡,红人电商花卷、罐头视频,还有小程序的电商Look,其实这些都是跟美、新消费相关。我这个人比较喜欢低调一些,用实力说话。

  所以,我不认为妈妈这个角色让我们变的畏缩,其实我觉得更勇敢了,我把一些人生大事都干完了,这件事我失败了,我输得起,没有什么可以影响我,结婚也结了,孩子也生了,我反而觉得更豁出去了。

  李静:我不觉得。我觉得做节目的时候,是化着妆的,我觉得我最美的时候是洗完澡之后吧,一点妆都不画最好。我那个搭档戴军特别爱赞美我,有一次我发烧,然后特别累,洗完澡,我跟他对台本,他看着我说,我觉得你这样好美,因为你平时都特别强悍,他说你看你发烧完了两天,刚洗完澡,特别柔弱,我觉得现在的你最美。当然,我觉得这是一个玩笑,可能在男性的眼中,示弱的你、本真的你、没有化妆的你,可能才是最美的你吧。

  这就是我的人生。乐蜂网大概2014年卖给唯品会之后,我就没有那么忙了,那段时间我真的累得有一点崩溃了,但是我可能我也有一点失落。你知道人很贱,一直就是这样的,你忽然放下一些以后,觉得是不是有一点闲了。我是一个挺热心的人,我喜欢把大家联系在一起,这个资源其实有一点浪费了。

  我甚至不喜欢自己。我为什么要喜欢自己?我都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优点。如果时光可以回去的话,我有很多东西可以去做,可以创业、思考、学英语,可以做很多事情。

  第二,我还是比较关注在内容上的改变。我们的内容已经被自媒体化,第一时间通过科技,不管是抖音、头条,你就是第一现场,逼迫我们传统的人要去打破自己,重新建立一个内容的体系,这是一件多么可怕,又多么有空间的事儿。

  郅慧:我不想回去,现在就挺好的。我有一句经常和我们同事说的话,你回望过去,任何的苦难也好,失败也好,都是好事,你如果觉得不是,只是时间没有到,所以,你就当下去享受你所有的经历带给你现在的想法、思想,所有的一切。我很enjoy我自己现在的状态。

  李静:你说的其实也是我的一部分答案,但是如果我们把它表现成一个电影作品,还蛮想回到我的大学时代的。现在接触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觉得我那时候,在24岁之前,一点梦想都没有。我在大学时期,什么都没有思考,因为我是弹手风琴的,每天练琴,也不说话。

  我刚才看那个片子,我不是为那个孩子感动,我是为那个妈妈感动,因为大家觉得那个妈妈处心积虑的让这个孩子能够保存他的一点点敏感的小自尊心,然后不断的成长。其实这个过程当中,这个妈妈也在跟她自己的好胜心、焦虑在做斗争,我感觉这个斗争除了在养孩子的过程当中有,在这个过程当中跟你的团队、创业小伙伴在一起成长也有。最大的胜利是战胜自己,过程当中每一个人成为更好的自己,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赵何娟:李静是著名的主持人,也是连续创业者,连续创办了东方风行、乐蜂网,目前是星创投的创始人,身份转化的很多;另一位也是一位全能妈妈,是 DaDa 的创始人,也是一位连续创业者——郅慧。

  李静:挺平静的,因为我女儿14岁了,我刚生完她那几年,特别爱哭,如果那时候看,估计都会泪流满面。但是当她到了14岁时,就不会哭了,因为你不知道一个14岁的孩子,到了一个叛逆期了,甚至让人有点讨厌。?

  郅慧:我们在A轮、B轮融资都特别困难,我真的那时候一天路演4、5场,然后每场2个小时,不停地讲。

  李静:孩子们就是手指上的一代。我非常反对,明明这个事情来临了大家还要去控制它。人都是这样,你越压抑,他就越想要,这是人性。所以,我们不要去压抑他,让他去选择,去调整,要拥抱科技。但是我们怎么去应用它?我觉得要有社会的责任感,建立防火墙,对发明者的社会道德感要加以约束。

  郅慧:因为我和何娟可能还没过那个期间,因为我俩的孩子应该是一样大的。刚刚是第一次看这个广告,鼻子挺酸的。其实和我们做公司很像,你会发现遇到了困难很多,你的团队越来越大,每一个人在这个过程当中,你都会有很多问题。你怎么样让自己和他们一起成长,成为更好的自己?

  赵何娟:你们微信好友都有些什么分组?

  朋友唆使,说你可以做一个投资基金,不用做很大,做你擅长的,而且你本身还在创业,你又有很多明星的资源,你可以把这些东西都作为你的独特性放进去。?

  这真的是两种人生,你没有自己的生活了,陪孩子的时间的确少了,不会像其他明星一样,录完像还可以品品红酒。那时候北京城里很多地都改造了,我都不认识,跟个土鳖一样,很多朋友请我吃饭说你是名人,你怎么来这地儿这么开心?我说,我真的好久没进这么高级的餐厅了,因为老吃盒饭。

  尽管拥有多重身份变换,李静一直关注的都是如何让“人”和“消费”变得更美。但自己什么时候最美?李静认为,不是年轻的25岁,也不是在台上做节目,反而是在27岁的时候,她开始思考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要不要做一些属于自己的事情。

  郅慧:我基本上就是周日可能会见到他。因为我在到处飞、到处跑,基本上早出晚归,时间是错开来的,如果算平均的话,平均就是一天一小时。

  所以,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过程,你必须要跟着她成长。她就像一家公司一样,从一开始,你觉得,我做三年是不是能熬出头?你发现三年之后,还会有三年之后的麻烦,然后我到第十年的时候,我怎么也是行业比较老的资格了吧,我肯定能过上舒服的日子了。

  赵何娟:郅慧,你最美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郅慧:我分组里面有1000多个是投资人,同事里面大概有500多个,剩下的可能就是家长,还有家人、朋友。?

  刚刚开场放了泰国很有名的一个广告,我第一次看这个视频哭得泪流满面,特别的感动。我想不管是我,还是静姐,还是郅慧也好,我们这种多少身份有点特别的,又做妈妈,又做创业者,带领创业团队,这样的母亲和创业、创始一个公司,很多地方是相同的。静姐,您先说一下您看这个片子是什么感受?

  赵何娟:所以,我发现两位都会更加觉得本真的自己更美。我们能感受到很多女性创业上的不易,李静也访问过很多创业者,在您看来,有孩子的创业者和没有孩子的创业者有什么不一样吗??

  然后,我还不像您这个时候有投资人给你说,提醒你说这可能是不同的人生,我现在看,我以前的那个状态,现在让我去选择,如果我知道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我肯定不会。我觉得我当时没钱、没人、没人脉,真的是草根创业,一个妈妈,不认识创投圈的任何人,也不认识科技圈任何人,我自己还不是教育背景,就开始做这个事儿了。?

  其实我的生活中我觉得我对智能的东西特别喜欢,但是我很少搬到家里,我嫌麻烦,但是我喜欢体验,就比如说大家微信上说哪有一个什么餐厅,有机器人手冲。我就去点一杯,我就一直看它的过程。我对时尚跟科技的结合特别有兴趣。

  郅慧:“做妈妈是在与好胜心和焦虑做斗争,这种感受养孩子过程中有,在与创业团队和小伙伴成长中也有。最大的胜利是成为更好的自己。”

  赵何娟:静姐,你觉得你最美的时刻是什么时刻?是在做节目的时候吗??

  但是,假如有一台时光机可以让穿越时空,郅慧却表示不想回去了,她觉得现在挺好的。而这一切,正是因为“妈妈”身份的驱使,“我这个完全不同的人生真的是我的孩子给我的。”

  美这个事我现在已经不敢想了,现在只有谁会说你美不美呢?美这个词只会从我儿子嘴巴你出来,他看到我会说,“妈妈,你化了妆,我觉得你是一个大美女。”但是,我觉得可能从他的内心来说,他觉得特别美。我觉得至少在这个方面他会去评价我,其他人应该就不会了。

  郅慧:我觉得第一个肯定是“高效”,科技给我们带来的提高效率。第二个关键词是“无边界”,很多边界被打破。我们几万个外教老师,原来对中国没有认知,通过我们了解了中国世界,然后整个的世界变成一个大的在线的学校,通过一根网线把全世界连接起来。

  李静:我是2000年开始做自己公司,从央视正好辞职。那是我结婚前,我就觉得创业就要像谈恋爱一样,您只能做一件事情,我不知道一个女人是不是可以一边热恋、一边创业,我是不太相信的。?

  所以,我现在处在一个时间比较自由的时期。从她小时候很需要你,到中间若即若离,到现在她觉得“请把门关上,我需要我的时间”。开始我也挺受不了的,但是每次她关完门以后,我就在想我去看电影去。现在还比较好的就是像两个大人一样,你干你的事,我干我的。

  赵何娟:我老觉得明年就好了,明年就没有这么忙了,结果发现一年比一年忙。郅慧,你是什么感受?

  结了婚,多了一个“妈妈”的角色之后,李静觉得,人生重要的大事办完了,这让她变得更加勇敢。在女儿2岁,正应该享受做妈妈的状态的时候,李静遇见了知名投资人沈南鹏,便义无反顾地离开安全区,跳进了投资人们给她描绘的“你可以做很多事情”的第二种人生。

  郅慧:APP真的没有什么好说了,就是钉钉,工作用比较多。然后,家里面有一些智能家居,有语音唤醒的,包括音箱,目前这一块可能用的比较多,也是尝试。我其实平时比较少在生活这一块做很多投入了,更多是家与公司两点一线。

  创业妈妈定义的未来生活

  现代女性扛起了创业大军中一面独特而美丽的大旗。当创业遇上“妈妈”,会发生什么反应?她们什么时候最美,又越过了哪些至暗时刻?

  李静:我觉得这是一个谎言。

  郅慧:2300多个。?

  赵何娟:难道你们不觉得市面上有一种说法吗,就是女人永远是25岁最美??

  郅慧:对,而且我会觉得什么年龄段最美呢,就是你自己知道想要什么东西,你有你自己坚持的东西,你不会为别人左右。

  赵何娟:对,乔布斯的话就是要把用户当白痴,但现在的确是有很多产品,有时候还带来了一些烦恼,尤其是现在面对孩子在用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给妈妈带来烦恼?现在很多科技产品也是针对孩子的,包括像游戏之类。?

  但是,我觉得他给你描绘的那个“你可以做很多事情”,深深打动了我,我不觉得生了孩子我就该躲在那个安全区。反而生完以后,我觉得我人生几件大事办完了,我就义无反顾的跳进去了。我记得,当时投资人跟我说了一句话,“你想好了吗?”我说,想什么呀?拿你的钱我有什么好想的?他们说,“这是两种人生。”

  李静:我刚才看了,是3000人。

  第一个问题,你们现在微信朋友圈有多少好友?

  我们什么时候最美?

  就在2013年李静指挥乐蜂网在美妆电商大战风生水起时,郅慧在上海一处小小的民房中,开始埋头研究如何打造一款适合自己儿子那个年龄段学习口语的产品。郅慧回忆说,一开始的时候,无人脉、无资源、无相关行业背景,不认识任何创投圈、科技圈和互联网圈的人。

  李静是在当下这股创业大潮先行者。2000年左右,她创办了东方风行传媒,亲手打造了《超级访问》《非常静距离》和《美丽俏佳人》国民影响力级别的节目,在中国创投处于爆发前夜时,孵化出“独角兽”公司乐蜂网,成为当时国内最顶级的美妆电商品牌。2015年,李静开始做投资,正式成立了星创投基金。

  所以,我觉得可能跟一个孩子一样,你要做好准备,当你把她生出来,她不是到了14岁就没有麻烦了,可能这个“麻烦”一辈子都会陪你存在。?

  其实6个关键词已经很全面的归纳和总结了我们未来的科技和我们未来的生活,谢谢两位嘉宾。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就探讨到这里,但是我希望这是一个永远不会终结的对话,希望我们在不同的场景、地方、人生阶段,都能够持续的有不一样的思考。

  原标题:三个创业妈妈一台戏:我们关于至美时刻的最高共识 | 科技生活节

  李静:我还好,因为我基本推掉了外面的工作,都是在北京。我和我女儿的相处时间比较短,每天加起来都不到30分钟。和大家解释一下,她不愿意跟我们相处,因为大家可能不清楚一个14岁的青少年,她的激素水平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每天回去兴高采烈打开门,说“我回来了”,她说“有事吗?”然后下一句是“请出去吧,我要自己待着。”

  我们在活动之前的沟通过程中,我们团队对郅慧都特别欣赏。我们团队说,郅慧完全没有任何的架子。她总部在上海,这次过来一个助理、同事都没有带。今天早上我们都化了妆,郅慧没有化妆,我就说让化妆师给郅慧化个妆吧。可以感觉郅慧真的非常朴实,是脚踏实地的一个创业者。

  我不愿意给家里人看。我记得我采访过一个明星,他说他妈妈每天看他的微博,他的微博比如说“今天的星星很寂寞”,晚上他妈电话就来了,儿子,心情怎么了?他说挺好的,你为什么寂寞啊?你哪不开心了?我们就觉得特别有压力,所以我一般都是把公司员工还有家里人给屏蔽了,然后抒抒情什么的。

  我觉得我还蛮勤奋的。因为在我们这个圈子里,说很多艺人虽然很忙碌,但是他真的有自己的时间。我挺可怜的,很多人说你怎么不减肥,你应该可以瘦一点,他们有空减肥,我是每天都在电视上。我算了算,我17年当中,我是演艺圈唯一一个除了录像,然后就去公司上班的人。

  李静:我觉得连咖啡挺智能的。它当时吸引我的是他说他们要做一个咖啡,没有店面,我说我想投。他们说,你为什么想投?因为我觉得你在微信端下单连咖啡你就在30分钟送到家,这很酷。

  今年1月,郅慧打磨了四年的“DaDa”完成了1亿美元C轮融资,好未来和老虎基金领投。这份来自教育行业巨头和国际投资人的认可来得并不容易。在今天的对话中,我们了解到,郅慧的微信好友中,投资人就超过了1000位。当年,在进行A轮和B轮融资时,特别困难,她每天都要路演四五场,每场超过2个小时,不停地向充满质疑的投资人阐释她突破的边界,以及看到的未来。

  赵何娟:最后的一个问题,希望两位创业妈妈能够跟我们分享一下,如果说让你们用三个关键词来定义一下未来科技可能会对我们生活方式发生的改变,这三个关键词你会用什么?郅慧先说吧。

  我也是一位创业者,还没有连续,但是也差不多了。钛媒体又新创了一个平台叫链得得,进军区块链,现在也做到了行业龙头的地位,所以我就勉强也称自己叫连续创业者吧。

  我觉得另外一个其实是跟科技带来的冷冰冰的数字相对应的,科技其实能带来更多的“情感连接”,所以我觉得是高效、无边界、情感连接这三个关键词。

  科技是改变一切的,因为我是做内容的,后来我做电商,电商我们做了20个亿。我经常跟制作团队说,我说我们做多少节目也不能做到20亿的收入。做电商的时候,我们尝到了那种科技改变了一个模式的这样的乐趣。

  草根创业,筚路蓝缕。直到现在,郅慧依旧每日早出晚归,到处飞,基本上只有周末其中一天可以见到9岁的儿子。她还调侃说,早知道是以前那种状态,以及是这样的过程,肯定不会选择创业。

  我的身份一直在加,原来就是主持人、制作人、电商创始人,还做过化妆品,现在又做投资人。我仔细在想,我每一个身份都有加无减,会觉得时间越来越不够用,麻烦越来越多,就是永无出头之日。?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赵何娟还披露了郅慧的一个小细节。已经是成为行业佼佼者、独角兽公司创始人的她,这次为了参加钛媒体科技生活节,专程从上海总部只身一人飞来北京现场,但没有要一位助理或同事陪同。在对话开始前,赵何娟发现,自己和李静都化好了上镜的妆,而郅慧并没有,于是赶忙让化妆师为她上妆,“可以感觉郅慧真的非常朴实,是脚踏实地的一个创业者”。

  这个事要分两面要看。我觉得这个数字化的社会是一个未来的趋势,包括我们看很多优秀的学校教育方式用iPad,如果你的孩子对于数码产品一点都不了解的话,对于他未来的整个成长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郅慧:我以前没创业时,还是比较注重自己的外表。我是属于过劳肥,压力越大就越胖。以前还会有同事督促你,现在是自己做老板,没有人敢说你了。

  郅慧:对,我这个完全不同的人生真的是我的孩子给我的。我当时带着我儿子去线下的一个英语培训机构去上课,开车就开很久到了商场,然后他上了90分钟的课。一群家长就站在门口、坐在门口开始刷手机。孩子课堂上了什么内容你根本就不知道。

  我喜欢跟别人交流,交流就是把别人的东西快速的学来,如果你够聪明,你就快速的窃为己有,这个过程挺有意思的。我在做投资人、看项目时,我更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对最新事物进行了解,然后与创业者在一起分析。?

  郅慧:如果小朋友在0-4岁这个区间的时候,特别烦恼的一件事儿,就是孩子老是抢你的手机,不停地在那儿玩。家长都会有一个想法,是觉得说这个东西对孩子眼睛特别不好,更希望在大屏上,限制他的时间。?

  “你回望过去,任何的苦难也好,失败也好,都是好事,你如果觉得不是,只是时间没有到。所以,你就当下去享受你所有的经历带给你现在的想法、思想,所有的一切。我很 enjoy 自己现在的状态。”郅慧说。

  在陪伴女儿长大的过程中,作为连续创业者的她发现,创业就与培养小孩类似。“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过程,你必须要跟着她成长”。

  李静:比如,我们明明40多岁了,大家说你看上去像20多岁,我不觉得这是一种夸奖。比如说,说你比同龄人看上去显得年轻,我觉得还可以,你说你看上去是25岁,我觉得这个人不值得交往,太虚伪了。

  一出来问他上的开心吗?他说挺开心的,学的怎么样?挺好的。学了2年多的时间,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和金钱的成本。最后,孩子要“幼升小”了,上海的幼升小对英语的考试要求是非常高的,我发现我的儿子口语完全不行。我当时非常焦急——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快速地提高他的口语对话能力,考上一个比较好的学校?

  我们知道李静身份转变的特别多,现在也是主业在做投资,现在你做投资之后,你怎么来看创业这件事情?你怎么来选创始人、创业者?什么样的创始人你更喜欢?是更像你的,还是更不像你的?

  李静:其实我是特别不善于总结,我就说说我关注的。第一,我特别关注“新消费”。我们传统把产品通过货柜,或电商给消费者,我在过去一年,看到了所有的产品在原发之初,它就在跟消费者的互动上产生了新的方式,非常有意思。我觉得新消费在我看来其实是一个创意以及渠道的一种改变。

  李静说,从一开始觉得,“再过几年就会变得轻松”,到后来发现,时间越来越不够用,麻烦越来越多,可能这个“麻烦”会一辈子都陪你存在,要做好心理准备。

  科技圈、创业圈,尤其是科技圈,总得来说,女性创业者还是比较少的,大多数是女性创业者的,基本上可能都是不大讲究的“女汉子”。我经常被我们团队的同事取笑,基本上他们每天都要笑我一次,觉得我太不讲究了。

  当时,正好看到有那个成人的在线一对一的模式,我就去试了一下。试完的第一感觉,太适合我儿子了,然后找了一圈没有这种在线小孩学英语的平台,当时平台只收成人。当时我就特别单纯,又想创业嘛,那我就自己做一个呗。

  我们公司大大小小的会,我全部参加,我除了财报报表不太看,因为我这些数字比较讲究逻辑,但是公司的业务、创新、重要的招聘,我全程参与。其实我是一个特别不勤奋的人,但是,我觉得,你必须让所有的人看到你不是一个公司的摆设,我要非常非常勤奋。我昨天晚上录像到12点,大概睡了4个小时就起床了,然后今天一天的工作。

  如今,李静的主业已经是投资,她的女儿也已14岁。从小时候她很需要妈妈,到中间若即若离,再到现在“我需要自己的时间”,她与女儿的关系更像是两个大人之间的——保持交流,互不干涉。某种程度上,这和投资人与创业者的关系类似。

  赵何娟:如果有一台时光机,往回走,你们更愿意回到什么时间?

  那么放眼未来,创业妈妈们又如何定义科技改变我们生活方式?总结起来,李静和郅慧的观点是,科技给未来人类生活方式带来的改变,将会是更加高效、更加无边界,也更加多的情感连接。同时,我们的世界发生巨大的一个变化,会存在于新消费、新内容还有新物种之中。(本文独家首发钛媒体,作者/李程程)

  李静:我没有注意看,而且我不太会用分组,我就会用“不给谁看”。我在科技上其实挺白痴的,但是我觉得我的朋友圈特别有意思,有明星,有制作人、电视台的领导、同事,还有投资人,反正就是五花八门。当然,也有很多我的赞助商。但是,我的群是最少的,我的群只有工作群,还有亲戚有两个群,我特别不爱加群。郅慧,你怎么那么多投资人??

  郅慧:没有,从来没觉得。